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更多 > 网文网语 > 正文

[网文] 整理了10个未被收入聊斋的鬼魂,民间传说更恐怖!

作者:蓝扬 日期:2019-01-24 分类:网文网语



看过聊斋,觉得里面的故事太精妙绝伦,可是意犹未尽还想看。下面网络搜集了一些里面没有的提及的一些鬼怪故事。生产鬼,风车鬼,长坟鬼,三节鬼,鳖精,白羊精,蛤蟆精,泥沙鬼,化骨鬼,农药鬼,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哦?


一,生产鬼。 

  难产的妇女,死后就变做生产鬼。一定要害死自己家的一个亲戚方能投胎转世。而且也要是让她在分娩时死。这种鬼和其它鬼不一样。它和平常人一模一样。这种鬼可以白天在太阳下行走,可以搭船,坐车,问路,吃饭。手提一个竹蓝,上面盖一块红布。里面放着一个毛线团。


  故事开始了。我妈妈说给我听的。


  我妈妈要生孩子了。第一胎,是我哥哥。我们这村里生孩子从来都是由一个老婆婆接生,世代相承。她死了才会有人继承她的位子。


  我妈妈在床了疼得一天一夜都没生出来,急坏了接生婆,我隔壁村的舅爷爷还这个时候来我家串门,我爸爸也没什么心情,倒了一杯小酒给他,就坐在他边上陪他随变东扯西扯。


  一杯小酒下肚,我舅爷爷开口了,他说,我其实到你家来只是不放心。看看能不能帮到你们什么,没想到果然让我猜中了。我爸爸心里惊慌起来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
  我舅爷爷(我奶奶的亲戚)说:两天前,有一年轻女子来我们村打听你们家住在哪里,说是你的一个远方亲戚,我们也没细想就告诉她了。今天早上听村里人说你们家难产了,生了一天一夜了。我才想起这事,就过来你家看看。看看那女的来了没有。结果发现你们家根本没客人,所以我怀疑她是生产鬼。


  我爸爸当时就吓傻了,冲进房间和我妈妈说这个事。我妈一下就想起了,我舅妈是生产时死的。怕得不行。然后和我爸说。叫他快点去请银师公来做法。银师公住我们村里不远。一会就来了。


  银师公问我妈,说是要收了她还是不用收了她。我妈只是说,让我平安生孩子就可以了。不用收了她。


  银师公就叫我爸去,把房间周围都贴上符。留了一个口子没贴。然后叫我爸带几个人,每人手上拿一把凶器。到房子外面的竹林到处转。见到隐蔽的地方就用标枪去戳,屋前屋后都要去找。结果都没找到。就回到房间了。我妈妈这时候已经开始迷糊了。她已经看到了,这个生产鬼居然坐在我家大衣柜的顶上,使劲揉着那个蓝子里面的那团毛线一样的东西。我爸爸拿起标枪就往上面插过去。那个生产鬼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实体的人从柜顶上下来了。往没贴符的那个门外面就跑。一会就不见踪影了。蓝子也带子了。只留下了那团红色的像毛线团一样的东西。那师公叫我爸用火把它烧了。然后,把房间符都贴满了。告诉我妈说,没事了。她走了。你安心生产吧。不一会功夫。我妈就把我哥哥生下来了。只要生下孩子了。生产鬼自然也就走了。加V信公号jrggs8看多灵异奇趣事件


  故事并没有结束。因为家里出了这样一个生产鬼,那时候谁家不是生几个孩子啊。我妈怕得不得了。后悔那里没叫银师公做法收了它。在要生我之前。又把银师公请来了。我妈说,她如果还来害我。就别给它留活路了吧。


  我家住湘江边上,生产鬼要想过来。唯一的办法就是搭船过来。银师公叫我妈去找邻居要要了很多那种不要的伞,那时候渡船的也是我们村里人。都互相认识。我妈和她说了一下情况。说,只要过河的有女的在,。还拿着一个蓝子的。就麻烦你把这些伞布混在材火里烧。


  在我生产的前一天。家里都贴满了符。渡河的那里也有了动静了。在中午太阳最大的时候。那个生产鬼混在人群中过河来了。在湘江河中央。我们村里的那个老伯开始点燃伞布和材火了。说要烧点水给大家喝。那个女的闻不了那种伞布发出的气味。瞬间脸色变得惨白,一边让一边退。到了船尽头再也没地方退了。突然间砰的一声,这个女的化做了一摊血水。死了。吓得一船人尖叫起来。都把这件事情铭记在心了。生产鬼的故事也就这样传开了。


二,风车鬼


  风车,以前农村用来车谷子的。就是用手摇啊摇的,就可以转动起来。然后就可以把不饱满的谷子和饱满的谷子分离出来的那种东西。


  我们家前面有一个池塘。有几颗桑树。还有几颗柳树。我们小时候都是靠池塘里的水生活的。养活了几代人,真是汇集了天地的灵气呀。水都特别清。鱼也特别多。我家和我伯妈家屋挨着屋。风车鬼的故事开始了。


  在一个夏天的晚上,月光特别明亮。那时候的家里不要说风扇,有把蒲扇拿在手上就不错了。晚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搬出一张竹制的床板一样的东西在外面乘凉,我们这里叫竹铺子。


  那天晚上,我很早就洗了澡。搬了张竹铺子,去我伯伯家和我伯妈聊天听故事,顺便给她做个伴。我伯伯外出了。她一个人怕。我就过去陪她,一边听着她讲的那些故事。


  外面比家里来说,真的要凉快多了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都要睡着了。月光很明亮,天上的星星只有几颗。我伯妈说她不热了。可以进去睡了,。我说,我反正也不怕。我就睡外面。等天亮了再进去睡。到了半夜的时候,我听到一些动静。我以为伯妈出来了。我就没起来看,过一会想尿尿了。

我借着弱弱的月光,一看。咦,在我头后面摆了一具风车,我想伯妈这么晚拿风车出来干嘛捏?也没去管她。我只知道风车动起来有很大的风,我心想,要是能吹点风出来该多好啊。但是摇风车的人该多累啊。过了一会,迷迷糊糊睡着了,该死的几只蚊子不停的在耳边叫来叫去,弄得我想睡又烦躁。我听到东西移动的声音了。我知道伯妈起来看我了。我说。帮我把风车摇一摇吧。我让蚊子咬死了。睡不着。过一会。风车吹来阵阵凉风,我睡着了。


  天刚有点亮了。伯妈起来看我了,我说伯妈,有点冷了。你拿那个风车吹了我一晚,你不累吗?伯妈一脸惨白惨白的说。你说什么?我重复了一遍。我说昨晚谢谢你。用风车摇了我一晚。我凉快死了。我伯妈差点就昏过去了。说,我昨晚很早就睡了根本就没出来。何况我们家根本没风车。但一转眼看到地上一些碎碎的谷子和草以及风车留下的四个脚印,我伯妈知道我说的是真的。她怕了。这个风车是个鬼。她也只是听村里的上一辈子的人说过。没想到昨晚出现了。吓得我从竹铺子上滚下来了。这事我伯妈一直要我别告诉别人。说如果别人知道她这里闹鬼,那以后就没邻居上门来坐了。我们都知道,风车鬼也是一种鬼。只是世人不知道而已,它不害人,也不恐怖,但确确实存在。因为我们村里都是让这一具风车的莫名出现吓一跳。只是人家当它是一个物品而已,当时并不怕。只不过事后,各个人见到它的次数多了,议论的人多了。也就明白了。怕了。世上真有这一种鬼。


  这一种鬼也是世人少知道的。弄不清来笼去脉,也不知道它要干嘛。更不知道它下一秒会出现在哪。当你有一天在一个地方看到停放着一具黑色的风车的话,那么就是它了。

六。白羊精。


  我妈妈的一个值女叫培姐,家住沙湾里。是我姨妈的女儿。是个老实又本分的人。可惜这种人,太笨了。防备心为零。注定了和这种灵异事情纠缠不清。让人真是觉得好气又好笑。


  培姐人缘蛮好的,做人也本分,住的沙湾里本来就是个经常闹鬼的地方,她也不怕,而且那一带的山坡里都住着人,好像都不怕。


  九六年的农历八月十五,培姐从姨妈家吃了团圆饭回来。过了河,已经天黑了。月亮真圆,她骑着那辆二六的凤凰牌自行车,还要经过一个乱葬岗和一个小山坡,才能到家。经过乱葬岗时,自行车上沾满了那种磷火,一跳一跳的。据她说,那种火经常可以见到的。随时会亮,她虽然知道那是一种自然现象。但也还是很紧张滴。平常只是看到这种俗称鬼火的东西,但没并沾在自己身上过,所以,她加快了速度。穿过了乱葬岗。在小山坡拐弯处的路边上,住着张姨,培姐喊了几下张姨,张姨出来了。培姐说,刚才那鬼火沾在自己身上了,搞得有点怕。张姨说没事。这儿经常这样的。转身就进去拿了杯水给培姐喝。杯姐喝完水,就骑着车回去了。


  第二天,张姨来培姐家看她,见到培姐正在洗衣服。精神状态还很不错,只是那眼神好像透出一丝丝的诡异。


  张姨开口了:你昨晚经过我家的时候,我看到你那自己行车后面放着一块白色的羊毛缎子,是个高档货哦。你是买来做什么用的啊。


  培姐一脸茫然,什么白色的羊毛缎子啊?我哪里会有那种东西啊?根本没有啊,现在变成张姨一脸茫然了。张姨没在问下去了,带着一丝疑问,张姨喝了几杯茶就回去了。


  过了一个月,情况糟了。


  培姐的老公。我叫他秋哥。秋哥不愿意再和培姐睡了,怪她总不洗澡,身上一股羊的骚味,让人实在受不了。最重要的是,晚上睡觉已经盖了被子了,还要弄一个大大的,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盖在上面,让人热得实在受不了。


  秋哥把这事情和邻居说了,一传十,十传百的。很多人都来看望她。看她身体好了没。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一定要盖那床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,都心里在想,可能是身体不好,气血虚吧。


  我和妈妈也去看培姐了。很远就看到了培姐在洗衣服,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挂在晒衣杆上。天气又不是很好,她为什么要去洗那种那么厚的东西。何况那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看上去一点也不脏啊。


  一进她家里。闻到一股怪味。连茶都不想喝了。培姐也没勉强,

  只是低声的对着妈妈哭泣,培姐说,最近很多人说她家有一床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,而她根本就没有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我妈妈就说了。刚进来的时候不还看到你挂在晒衣杆上了吗?培姐说:别人都看得到。就我看不到,还有其它人看见过呢。有时说我晒在屋后。有时看到我挂在树上,有时看到在我家房顶晒着。人家都不知道我是要干嘛。


  培姐还说。那个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白天就会在她家四周挂着。晚上就会盖在她身上。


  听到这里,我已经感觉全身起鸡皮了。我知道培姐白天精神状态是正常的。她看上去一点也不怕。但是我们怕。


  我和妈妈走了。我们没回家。是立马去找在田里干农活的秋哥。我们把这事情和他说了一下。我妈说,培姐肯定是惹上不干净的东西了。叫他快去请师公来做法。这个时候的秋哥仿佛才明白过来。


  晚上,她家来了很多人。听说师公来做法了。所有村里的邻居都来看热闹,师公的这种法术在我们这边很灵的。他设了一个坛,做了一阵法。贴满了符符符符符。培姐在隔壁的房间开始叫了。不是人叫声,是羊的叫声。那种咩咩的声音吓坏了我。也吓坏了所有人。


  过了一会。法事做完了。那种叫声不见了。师公说话了:这是一匹白羊精。它走了。


  真是离奇啊。厚厚的白色羊毛毯子居然会是一匹白羊精。平常看到还真的会以为是人家晒在外面的。它是从哪里来的?又去了哪里?明天又会晒到哪家的晒衣杆上去?我妈不准我问这么多。因为她也不知道。


七,蛤蟆精


  具体来说应该是青蛙精,可是我们那里就叫它蛤蟆,真不想写这种经历过的故事啊。每一幕都要重新回放一遍。就像电影在放重播一样。这种经历过的故事,虽然没有恐怖的配音。但却足够让我胆战心惊了,我的语言组织能力不好,好在只是照实写出来。要是让我编个故事出来。我还没那个水平呢。不过有人喜欢看就行了。能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就行了。


  故事开始了。


  80年代末,家乡真的穷得没有办法去形容,到处都是土砖砌成的房子。到处都有黄黄的泥巴。下点小雨,老婆婆出门都要穿一双木屐,我相信全国各地也都是那副情景吧。别的事情我都只有点微溥的记忆了。唯独这件事怀,终身难忘啊。小时候的记忆真的是很黄很暴力。


  我家在屋后面住着一个叫水爹和配奶奶的两夫妻,靠放息钱为生。相当于黄世仁吧。膝下无子,过继了一个儿子。生活得算是不错的啦。我们都还是住民房的时候,他家就盖了两层的砖房啦。他家和我家一样。后面都有一片竹林。不过我们家的是我小时候做作业的地方。而他们家的竹林却是闹鬼怪的地方。很少有人敢去哦。


  小时候的我,什么事都不懂,也不知道大人的思想,我只知道配奶奶对我很好,至少在我认为,能时不时给点糖吃就是好人一个了。


  所以我对她比较尊重。也经常去她家玩。我妈妈老是叫我别去玩,我不知道为什么,也没问过。反正我也没打算听我妈妈的。


  配奶奶自从我对她有记忆起,就一直是个老人形象。矮矮的。留着短发。有一只眼睛看不见东西。会抽烟。胆子小,很怕鬼。


  有一天放学,我回家。妈妈不在。我就去配奶奶家玩了。配奶奶一个人睡在床上,我喊了她一声,她轻轻的应了一声,知道她还在人世我就放心了。因为我知道她至少病了三年了。时好时坏。有时候总是会出现在那种屋前屋后,奇奇怪怪。举止神秘。我可不管这么多,我只为表现乖,骗点糖吃而来。我就很乖巧的问了一声:您病好些了吗?配奶奶说:过来,我这有糖吃。我接过几粒人间美味觉-薄荷糖。还是几粒彩色的。我舍不得吃。就留在口袋里。然后玩了一会。我就回家去了。


  我到了家,吃了晚饭。妈妈给我洗脸。洗完脸说叫我睡觉。我说我要吃了糖再睡。我告诉妈妈是配奶奶给的。妈妈脸都一脸铁青,骂得我要死。还叫我以后再也不准去她家了。除非她和我一起去才肯。我问妈妈这是为什么,妈妈告诉我了。


  原来这个配奶奶,一直让一只蛤蟆精附身了,有三年了。最近犯得特别历害了。我妈告诉我说,配奶奶估记过不了这几天了。如果蛤蟆精不除掉,她应该就快要死了。

  我吓得一晚上没睡觉。第二天。我妈妈说,。今晚可以去配奶奶家了。我问为什么。妈妈说。以前村里的法师都治不好她的病,现在从外地请来了一个据说是法力高深的师付。估记可以治好。还广邀乡亲邻里。说今晚一定要去,多点人气。


  我是好奇又紧张。到了晚上。我就和妈妈一起去了配奶奶家。家里真是人山人海呀。点了很多灯。很亮。


  法事开始了。我挤在人群中间看了一下。配奶奶已经真的快不行了。身体都像一只蛤蟆一样弓在床上,我光看到这架式就吓坏了。别的邻居还说了。从昨天起,她全身就变得和蛤蟆一样滑了。全身冰凉。她本来就一只眼睛。现在那一只眼睛还往外鼓出来。真的很吓人。


  法师起了一个坛。还用一个碗里放了很多香灰。在香灰上面插了很多面小旗子。然后放了一枚铜钱。用一根钱就这么吊起来了。然后还拿来了一只贴满符咒的坛子放在房间中间。


  法师说话了。说配奶奶身上已经没有体温了。一定要尽快施法。不然就会死。于是叫七八个壮年男子陪配奶奶睡在床上。叫什么过阳气。然后再盖了几床被子。法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几根条形的白白的骨头,事后我才知道是牛蹄骨头,只见他拿着这牛蹄骨,床前床后转。法师说,这蛤蟆精就在床上。不用到处找。用各种符把床四周都贴满了。那种情况真的是很吓人很吓人的。过了十几分钟。满房间都是青蛙呱呱的叫声,法师看准了床上一个地方。用那个牛蹄骨往床上一插。这个世界清静了。


  牛蹄骨是个空的。里面有一只绿色的小不点青蛙在里面了。

  法师二话不说。把那只青蛙往那坛子里一放。盖上盖,贴上符。法师说,这妖怪算是收了。但是那妖怪杀不死。得放在那个坛子里七七四十九天。我们惊魂未定,水爹他们就出来泡茶啊。招呼邻居们坐一会啊。床上的那些壮男也明显感觉配奶奶好了些了。有体温了。就都下来了。说应该会好起来了。


  我反正当时是妈妈走到哪我就跟到哪。我一晚上一个字也没说。不知道是怕还是觉得好奇。


  反正我们家那边鬼怪真的很多。我们都习已为常了。就这样。配奶奶就好起来了。也和正常人一样了。皮肤再也不会像青蛙那样滑溜溜了。直到前年。配奶奶才死。90几岁。


  那只青蛙的去向我们都不知道。我妈也不知道。不知道是化成水了?还是放生了?哎。我从不吃青蛙的,从小就怕那东西。


  你们怕吗?要是你们身边有人出现这种症状一定要找我哦。因为我至少知道是可以找法师治得好的。


八。化骨鬼。


  我不想先写泥沙鬼,我现在只想写化骨鬼。因为我在写这些经历的故事的时候,我想起了蒋叔叔,它就是让化骨鬼给害死的。我想凭此悼念一下他。化骨鬼。顾名思义。就是喜欢把人连骨头都一起化掉。只剩下一摊水。真的是很黄很暴力的一种鬼。也是我最反感的一种鬼。要是有那么一天。我真想先把它化掉。


  故事开始了。

  我家和蒋叔叔家是世交。我爷爷和他爸爸是好友。我爸爸和他是好友。我爸爸是捕鱼高手。也是蒋叔叔的师付。在我们家边上有一个湖叫铁芦湖。里面水深鱼多。有很多鱼都可以卖个好价钱。比如说,桂鱼啊,鲶(NIAN二声)鱼之类的。


  恰巧。在铁芦湖的中间有一座桥就叫做鲶鱼桥。


  铁芦湖是一座野生的湖。里面鱼的种类多。珍稀品也多,很多人家世代都在这里捕鱼。所以,有船是必须的工具。


  蒋叔叔也和我家一样,都有一条船。我爸爸在教蒋叔叔捕鱼前,也把行规和杀手简和蒋叔叔讲过了,我爸爸说,一辈子捕多了鱼,总会碰到对头,这世上有一种鬼叫做化骨鬼,就是喜欢化成鱼的形状。形态小巧。精致。且身上都会五颜六色,碰到这种东西,放生即可。一般都是可以化解的。如果贪心,就会遭到恶运。没想到。蒋叔叔这个贪心的破人,让骨头都给化掉了。


春天的时候,鲶鱼桥下流水不断。很多鱼都来这里游玩配种繁殖。对于捕鱼人来说。这里也是一个产量多的圣地。爸爸说过。捕鱼人世代都要靠鱼,最好不要去捕那种产卵的鱼,否则会影响来年的产量。因为都是野生的。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投放鱼苗,所以要靠大家一起守这个规定。可是。蒋叔叔却不听劝。因为他家真的很穷。需要鱼来卖钱。关注订阅号诡实录杂谈看更多。春天接近夏天的样子。天上星星密布。水中依稀可以看见人有模样。四周静悄悄。只有那些青蛙的叫声,和那种鱼吃草的声音。


  蒋叔叔一个人来到了鲶鱼桥,他决定今晚一个人在船上睡。因为他要在晚上多捕点鱼,没有同行的人陪他,因为。对于一个鱼民来说。鱼多鱼少就像打工一族在银行里钱的数字一样。反正少点也没什么关系。因为天天都是干这行。永远也发不了财。但是他儿子却陪着他。他儿子喜欢玩。生来就很野,长得又很矮。


  晚上三点多钟的时候。蒋叔叔还没睡。他起来收网了。他把网张在那个流水进出的位子。收起网一看。真的好多鱼啊。都是快要产籽的。又肥又多。他把网收上来,嘴都笑得合不扰。把那些网里的鱼一一放进船舱里,因为活鱼不但容易卖,而且价钱好。


  他有一丝丝困意了,。想睡了。至少,明天以及后面几天他们全家的生活有着落了。这些响动惊醒了他沉睡的儿子。他儿子起来尿尿。又肚子饿了。


  每个捕鱼的船上都会有做饭的工具的,他想炖点鱼给他儿子吃。


  他在船舱里点起了煤油灯。他想找一条又美味,又廉价的鱼给他儿子吃,何况他自己也想喝杯小酒,吃点东西,美美的睡一觉。


  他看到了一条他从来没见过的鱼,身上至少有几种颜色,有红有绿。并不是很大。;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。他想,这种鱼好吃吗?煮了吃吃看。好吃的话,明晚再来多捕点。于是。他按照正常的方法。煮了这条鱼,炖了一点汤。把他儿子叫起来了。可是他儿子并不想在这么晚吃鱼,他只想随变吃点东西再继续睡。


  于是。蒋叔叔舍不得,把这一锅汤连吃代喝吃得干干净净。奇迹发生了。这个蒋叔叔吃过这条鱼以后。不但人难受。还渐渐的变得透明起来了,经过几小时的痛苦折磨,终于,在他儿子面前身体渐渐消失,最后化成了一滩水。


  我爸爸早上6点钟起床去找蒋叔叔的时候,在船舱里发现了他这个吓傻的儿子。他儿子也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完这件事情了。我爸爸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化骨鱼毕竟是老祖宗交待的东西。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种鬼。


九,泥沙鬼


  泥沙鬼,是一种无形无色无味的东西。反正人肉眼也看不见,长什么样子也没有人能够清楚,它到来时一般是兴起一团旋风。它的看家本领就是像沙尘暴一样。会搬型泥沙,甚至可以


  以倾刻之间用泥沙淹没一座房子。


  故事开始了,是我小姨妈的经身经历。


  我的小姨妈在嫁人的第三个月里,正是秋收的季节。她在晒谷子,那个时候谷子是天,谷子是地。是一家人的生命。接近傍晚的时候,她准备把谷子收起来了。这个时候。泥沙鬼来了


  ,她首先是化做一团小旋风,在地上转啊转的。我姨妈对泥沙鬼的故事听多了。她深深的知道,如果自己不去阻止的话。可能片刻之间的功夫,就会把谷子里堆满泥沙,或者又会把这些谷


  子给卷走。所以,我姨妈怒了。她也急了。所谓生平不做亏心事,傍晚不怕泥沙鬼。她拿起身边的一把铲草的锄头就冲上去。使劲的对着那团小旋风打。片刻功夫,那团小小的旋风就一下涨得有一个人那么高了,而且转动的速度也比刚才快几倍了。我姨妈整个人让这团旋风笼罩在中间,我姨妈使劲的骂。骂这个泥沙鬼,所有难听的话都用上了。这泥沙鬼还真的生气了。还不到几秒钟的时间,我姨妈的嘴就不能说话。让那团风给弄歪了。我姨妈晕过去了,在晕的一瞬间,它听到泥沙鬼说话了。那泥沙鬼说,我只是出来玩玩。谁要你骂我的。那团风走了。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
  吃晚饭的时候,我姨父见我姨妈没回来。就去晒谷坪找她。看到我姨妈晕倒在地。我姨父就把我姨妈背回去了。回来一看我姨妈整张嘴都歪了,歪得很历害,人也神志不清,我姨父想可能是中邪了。于是就去找了一个师付回来。那师付一边做法。我姨妈就的嘴就一点点变得正常起来。在施法的最后关键时候,惹怒了那泥水鬼。它来了。一会功夫。就只听见沙沙的响声,我姨妈家的房子就让泥沙给淹没了。所有人都吓得要死。那师付道行也不够,就收回东西走了。直到现在。我姨妈的嘴还是歪的。还是很歪。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来,我姨妈的这个故事一传十,十传百人家都知道她们附近有这么一个泥沙鬼了。


  后来,她们家附近断断续续都有村民让这泥沙鬼给害过。但十几年没听到过这个传闻了。也不知道泥沙鬼是远走他乡了?还是死了?鬼会灭亡的吗?我不得而知了。


十。农药鬼。


  农药鬼,真的很容易理解。就是吃农药死的人,死后变成了鬼。一定要找替身才可以投胎的。农药鬼真的在农村特别特别特别多。而且都是亲眼所见,亲眼所闻,最害怕最害怕的一种。凡是让它盯上的,都是喝农药自杀,真的很黄很暴力,更让人害怕。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

  这个鬼故事是我写鬼的结束篇。接下来我会写神。会写一些特有的神,所以农药鬼,我会写多一点,写长一点。写精彩一点。我会尽量用说故事的口吻来描述这一切的。因为我所写的鬼故事都是真实的。每写一个故事。我都等于重播一次。我内心也是纠结的。


  故事开始了。


  主人公是肖老师。也是农药鬼的前生,他的老婆叫蒋老师。家住我伯妈隔壁。也就是我家过去的第二家。她家是池塘边上的第一家。经过一条小道到我伯妈家。接下来就到我家。肖老师和蒋老师老是知识分子。也是从小青梅竹马。两人都从事教书工作。郎才女貌,真的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加数一数二的美女子。天公作美啊。两个结婚了。生有两女一男,生活幸福得不得了。村里人人种田。


  她们家就是知识分子。拿工资,吃国家粮。真是全村人的模范啊。


  有一天,肖老师回家,说是把蒋老师捉奸在床了。受不了这个打击,就随手拿了家里一瓶杀虫的农药喝下去。马上就死悄悄了。没证人,也没人知道。只是他死了以后才人家都谣言四起。也没有人知道奸夫是谁,肖老师死的那几天。蒋老师哭得啊。人也不行了。声音都没有了。所有的人都情愿意去相信是他们吵架,他一时想不开就去死的。不过随着我日后渐渐长大。肖老师的阴魂不散。大家也都知道谁是谁非了。


  肖老师死后。蒋老师独身一人过。那个漂亮的样子丝毫不减当年。但是桃色新闻却一年比一年多。至少和村里的十个男人有绯闻吧。同时肖老师这个农药鬼,也同时的出现了。真是人心慌慌啊。


  在我伯妈和肖老师的屋子这间有一条小路。小路边上是一遍浓密的竹林。白天都让人心生害怕,别说晚上?


  肖老师的传说开始的第一次。


  有一天晚上。陈奶奶晚上去我伯妈家聊天。走到这片竹林的时候。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这片竹林的边撒尿,于是陈奶奶就大声的骂道,是谁这么无聊,站在路上撒尿。话还没说话。就听到一阵尿声,尿出来的是一股浓列的农药味。陈奶奶想死了肖老师,想起了这个世间有一种鬼叫农药鬼。她怕了。吓得走都走不动了。大声喊我伯妈救命。我伯妈闻声出来。拿一个大手电筒出来接陈奶奶。陈奶奶倒在地上。边上到处都是农药味。边上连个人影子也没有。陈奶奶知道,看到的那是个鬼,。是肖老师。到了我伯妈家,陈奶奶就病得快不得了。我伯妈把她送因家去了。陈奶奶在家病了一个多月。不但不敢来我伯妈家了。连晚上都不敢出门了。这就是肖老师出现的第一次。


  第二次。清明节的时候。蒋老师全家去扫墓。肖老师的侄女在他坟上说她怕这种短命鬼。她爸爸不肯让她拜,在大家都拜完离开的时候。肖老师的值女叫肖娟。她看到一条黑色的狗在坟边上。吓她一跳。于是她使劲的去打那只狗。可是别人都没看见。只闻到了一股农药味。大家都害怕。到了晚上回到家。肖娟就喝农药自杀了。真的很吓人。我离眼看着她死的样子。亲眼看着她埋掉的。怕得不得了。我真的希望乡下的喝农药的鬼少一点。这样找替身找来找去到何时才是个尽头啊。乡下的农药每家每户都有。要自杀太容易了。太可怕了。


  肖老师的事情在乡村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我心里已经暗暗对他生了警惕之心,真的很防他的。我生怕他来我家闹。我把农药瓶里的农药倒掉了。清洗干净,然后装上了水。我这也是怕肖老师来我家闹。没想到他还真的来我家了。那条路,那片竹林。是我家和我伯妈家出入的主要通道。有一天晚上。我妈妈从外面回来。很平静的对我们说。说他看到肖老师了。还和他说了几名话。肖老师说蒋老师是如何对不起他的。说她勾搭其它的人。说他恨蒋老师。同时更恨全村的人。我妈说完这些很平淡。但是我却害怕得整晚睡不着,生怕出什么事。果然,第二天。我妈和我爸为了真的是一点点芝麻的小事就吵了起来。我妈不知道为何一下子就觉得世界到了尽头了,趁我们都不注意就去找那瓶该死的农药。还喝下去了。没想到。我妈喝的不过是一瓶水。真的是吓得我们全家魂都没有了。我当然也怕了。但我更恨这只可恶的农药鬼。后来我们全家分析,真的是肖老师在做怪。真的真的是。那只该死的鬼。我要有法力我一定会收了它。它凭什么把他的恨代到全村。它凭什么。


  帮事到四哥这里就要结束了。四哥住肖老师家隔壁。是专做死人法死的道人。我估记他可能是没道行的。仅仅是为了生计吧。于是肖老师找上他了。四哥是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。真的是很帅。有个对他很好的女朋友,都快要生孩子了。没想到。肖老师找上他了。让四哥几次喝农药没死成,居然把他弄疯了。那时候四哥疯了,就喜欢到处跑。最关键一点是他居然喜欢在我们过道的那片竹林睡觉。还不时的唱着。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这首哥。天啦。全村人都怕,。我家和我伯妈家更是要崩溃了。因为那首歌是肖老师生前最喜欢唱的。四哥一直疯了半年。隔一星期发作一次。只要发作就会身上一股农药味。而且到处找不到人,只要去那片竹林,他保管会在那里玩。一个人眼神空洞。不知道在和谁对话。


  后来,他那个师付知道了这个事。也是个老道人。就去了四哥家。我知道四哥师付肯定法力很深的。他没问任何人。一眼就看到肖老师站在四哥身边了。他和他们家说了这个事。他们家早就知道是这个鬼在作怪了。没办法,肖老师太强太凶悍了。没人管得住。


  四哥的师付精心打制了一把铁剑。在一个晚上,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肖老师的坟下。狠狠的钉了下去。这个世界清静了。四哥的疯病也好了,村里有很多人知道肖老师让这把铁剑钉了的事。但是蒋老师他们家是不知道的。


  因为没会去和她们家说。人家情愿相信这世界上的鬼神做怪是坏人。也不愿意去讲所谓的道德。我知道。这件事情。乡亲们做得是对的。这个农药鬼就这样消失了。但是在其它村的农药鬼正闹得凶呢?都是这一样呢。不知道在你们的身边有农药鬼吗?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请填写验证码
享受更多资源下载可加入本站VIP会员!登录注册×
»
会员登录
新用户注册
×
会员注册
已有账号登录
×
请先 登录 再评论,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